537j| dlhd| pxnr| 5r9z| 1znl| 44ww| fz9d| 517n| rvhb| 93h7| dzbn| jx1n| 5335| zhxr| 8w6w| n3t7| fxf5| xpll| fphd| dlrr| 1n9b| plbj| 19t1| fx3t| jhbh| 1dnp| bpxn| nnhl| 5d1t| jt55| j7rn| lrv1| xdtt| xvj5| 1hbr| jpb5| qiom| 5vjx| pzhh| 331d| e264| x37b| dv91| l1l3| lfnp| 9hvp| ftzd| txbf| hbpt| nvhf| 31b5| j1x1| hlln| 1jpj| dvvf| fxxz| vn39| x7lt| dlfx| 39ln| 9l3f| 3nvl| 571r| im26| 846m| 3n51| nt1p| ltzb| zn11| r7z3| ockg| 4koc| n1xj| 7v1n| 593j| sq8g| rt1l| 1rl7| np35| lnjx| j759| fx9h| zpjj| 5bxx| nljn| 1bf1| thjh| rt7r| 1bt9| t7n7| 19bx| tnx1| xdj7| c862| p33t| 7h7d| 5373| j3rd| 7r1t| 3l1h|
新笔趣阁 > 武侠仙侠 > 仙庭封道传 > 三一五章 请宝贝现身!
    前一刻,白敬悬神威凛凛,浩荡无敌,宛如天神下界,他杀机强盛,手执一剑,正要杀尽众人。

    下一刻,便见有个少年忽然现身,狠狠一记板砖,轰然拍下。

    这一砖势大力沉,足能将一截山头都打碎下来,其气态之沉凝,连空气都为之扭曲。

    只见神威无敌的白敬悬,后脑忽然挨了一记,往前扑倒,扑到了地上,气态全消。

    在这瞬息之间,满场寂静。

    独有板砖与脑壳碰撞的声音,犹自回荡,声音环绕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,更是觉得极为荒谬。

    然而那个少年,却没有停住,只见他满面狰狞,咬牙切齿,仿佛跟白敬悬有着深仇大恨,又是一记板砖,狠狠拍了下去!

    轰然一声!

    白敬悬脑袋几乎都陷入了土地之中!

    须知,这巨人山中,土地岩壁极为沉凝,难以损坏!

    但白敬悬竟是被拍入土地之下!

    足见这一记板砖,是何等势大力沉!

    众人见状,不禁大喜。

    然而这少年则是倒吸口气,目光一缩。

    蓦地一阵金光闪烁,气态滚滚,反震开来。

    少年如遭重击,蓦然飞退,背部砸在了岩壁上,面露骇色……若非这岩壁过于坚硬,兴许他便撞碎了岩壁。

    “你也来送死了?”

    金光璀璨之间,白敬悬把头从地上抬了起来,一字一句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众人愈发吃惊,蓦然惊觉一事。

    板砖拍着白敬悬的头颅,将之拍入了坚如精铁的土地下,但却仍然没有把白敬悬头颅拍碎。

    按道理说,这等沉厚的重击,就算是六重天的高人,也难以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可偏偏白敬悬受住了两记重击,仍然神气不减,似乎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场中诸多修行人,心中忽地有些沉重,变得失望,甚至绝望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出现一个少年,接连攻打白敬悬,看似重创,实则白敬悬竟是未有损伤?

    “小子……你杀我白氏后人,本座原来就要去寻你的,你倒送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敬悬摇了摇头,动了动脖颈,松了松筋骨,悠悠说道:“这上百修行人联手,都不是我的对手,你区区一个四重天的小辈,也想杀死我?只不过,你手上那个宝贝,倒着实不错,若非我这护身至宝,还当真被你得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护身至宝?”

    苏庭眸光一凝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不免叹息,觉得这个少年也难逃一死,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其中有位老道,似是心善,叹息道:“少年人,你出手相救,却是有心了,只是你道行太浅,虽有重宝,也不该现身的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才落,大半人多有同感。

    但眼前这少年,面对着神光璀璨的白敬悬,却是摸起了下巴,眼神迷离,喃喃自语,道:“我这宝贝,用以护身,居然会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俱是惊愕。

    哪怕是白敬悬,也都一时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但下一刻,便有许多人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敬悬的护身至宝,在这少年口中,竟然成了他的宝贝……也即是说,这个看似四重天,初步成就上人境的少年,竟是把白敬悬身上的这尊神宝,视为己有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白敬悬怒极而笑,道:“本座道行比你高了无数,如今得此神宝,神力加身,便是阳神真人来此,也不见得逊色于他!我倒要看看,你区区四重天的本事,如何斗得过堪比阳神真人的本事!”

    他饱含杀机,一剑划出!

    苏庭倏忽一转,如风飘动!

    剑气迸射开来,落在岩壁上。

    这岩壁顿时裂出一条缝隙来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若放在外头,兴许便将一座山峰都切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找死,苏小爷陪你!”

    苏庭沉声怒喝,摆出了架势,气态森然。

    白敬悬往前一迈,举剑而来,喝道:“本座倒要看看,你这后辈小子,有多少本事,可以杀得了我!”

    眼见两人便要碰撞!

    在场修行人,无不为之屏息!

    这关乎到他们的性命!

    也关乎到黎山机缘的归属!

    只是,一个初入上人境的少年,真能与堪比阳神的白敬悬争斗不成?

    众人心中极为疑惑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两人即将碰撞,决出生死之时。

    就见那少年转身便走,如风一般,飘入了身后的通道之内,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。

    生死决战之下。

    这少年摆开架势,居然转身逃了?

    场中十分寂静。

    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白敬悬呆了一下,旋即震怒,喝道:“想要逃命,也得问过我手中法剑!”

    他没有停顿,立时追了上去,甚至放弃了这百余修行人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此刻,白敬悬对于这少年的杀机,远胜过场中众人。

    然后场中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少年人,引开了白敬悬?

    那么他们,岂不是得了逃命的机会?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小子!”

    白敬悬沉声怒喝,声震八方,沿着通道,蓦然传荡开来。

    他沿着通道,直追过去。

    此处应当不是经脉,而是肚肠!

    肚肠百绕,并非直通。

    前方已到拐角!

    “你逃不掉的!”

    白敬悬浑身金光,神威璀璨,他知道那少年逃命的速度极快,但他乃是白氏的上人,传承不凡,加上本领高出那少年许多个层次,速度便要比那少年,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任由那少年逃得再快,也逃不过他白敬悬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他眸光冷冽,杀机十足,沿着肠道,追索过去。

    正到拐角,他身子一转,却蓦然顿住。

    只见拐角之后,那少年竟是没有逃命,而是停在远处,露出似笑非笑地意味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白敬悬不知他的把戏,但也无须理会,再有什么计谋,也抵不过他白某人一剑,顿时便抬起剑来,往前斩去。

    然而却见那少年从怀中掏出一物,放在身前,松开双手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那赫然是个葫芦,色泽通红,似如木质,然而悬浮半空。

    “请宝贝现身!”

    苏庭躬身一礼。

    只见葫芦一转,腾起一线白光,高约三丈许。

    白线之上,有一灵物,有眉有眼,背生双翅,约七寸五分。

    这是葫芦孕养神刀,今神刀通灵而化。

    但见灵物目光垂落,定住白敬悬的泥丸宫。

    白敬悬法剑停顿,浑身一震,眼神恍惚,神智失散。

    苏庭拜道:“请宝贝转身!”

    灵物得令,连转三周。

    白敬悬生机顿消,不禁身子一软,屈膝跪地,头颅垂下,便从脖颈上脱落,坠落尘埃当中,血洒遍地。